位於廣百新一城的九毛九面館不設包間和圓桌。記者蘇俊傑攝 東江鴻星海鮮酒家環市中路分店門口賣起盒飯。記者蘇俊傑攝
  取消最低消費推出團購套餐 鴻星、九毛九等餐廳勁吹“平民風”
  隨著“八項規定”出台、限制“三公消費”,廣州不少高端餐飲行業開始“放低身段”,走起親民路線,推出五花八門的特價菜、團購套餐等。今年,這股“平民風”吹得更加強勁。近日,記者走訪城內多個不同檔次的酒樓,發現有的新店取消包間,還有的酒樓乾脆賣起盒飯,做起外賣生意。
  文/記者申卉
  經常在江南西一帶打牙祭的杜先生最近發現,自己以前經常去的九毛九面館江南西分店從江南西路潤匯大廈搬到了寶崗大道的廣百新一城。搬新址後,不僅地方更小了,連包間也取消了。“有時候請朋友吃飯,覺得沒個包間,好像面子上過不去。”他心生疑惑。
  昨日,記者來到這家位於廣百新一城的九毛九面館,發現這裡有一間大廳和一間小廳,可以容納上百人。與餐廳舊址相比,新餐廳不設包間和圓桌,大部分都是兩人桌、四人桌,還有一列獨座的吧台。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九毛九在廣州30家分店中,只有最早的分店之一水蔭店保留了8個包間。不僅新店不設包間,像賽馬場、天河南等幾家原本有包間的分店,重新裝潢後都取消了。
  無獨有偶,受到不少老廣州追捧的老字號茶樓點都德,從去年起,新開的分店同樣基本取消包間。在其5家分店中,只有最早開設的、位於楊箕的分店有包間。
  “不開設包間是因為場地不夠。”兩家餐廳工作人員的答案如出一轍。九毛九面館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從2002年九毛九面館進入廣州以來,當時開設的幾家分店面積比較大,一間店占幾層樓的情況很普遍。隨著租金高企,餐廳用地越來越緊張,近兩年開設的分店,基本上都在擁有多家餐廳的大型商業廣場,往往五六家餐廳“擠”在同一層。“例如江南西分店,原來1000m2的場地,搬到廣百新一城面積少了一半,加上餐廳轉型走簡單快捷路線,所以取消包間。”
  有資深餐飲人士分析,像九毛九、點都德這類餐廳,原本的業務主要是日常餐飲,打算在包間就餐的商務客人較少。由於包間占用面積大,在成本的壓力下,減少包間、增加客流是可取的。
  高檔酒樓盒飯 快餐店價格
  在廣州知名的老牌海鮮酒樓東江鴻星海鮮酒家環市中路分店門口,一個臨時搭建的外賣送餐棚格外引人註目。原來,從去年開始,酒家推出了早餐和午晚市的外賣服務。雖然鄰近主幹道,附近的寫字樓也不多,但外賣生意依然火熱。昨日中午1時左右,短短2分鐘內,先後有6人前來“打包”。服務員向記者介紹,這些菜品都是由酒店大廚掌勺,但價格比堂食便宜得多。15元即可享受到兩肉一菜和例湯,18元套餐則有三肉一菜和例湯,性價比之高打動了不少附近的上班族。
  上半年餐飲人均消費降兩成
  酒樓吹起的這股“平民風”,從統計數據上可看出一二。據廣州市餐飲協會統計,今年上半年廣州市餐飲收入基本與去年持平,高檔酒店、餐廳的營業額沒有大變化,但人均消費比去年低了20%以上。
  廣州酒家集團副總經理趙利平分析,今年年初一道“禁止令”,要求餐廳不准設置包間最低消費,或是不少餐廳選擇取消包間的原因之一。“對經營者而言,包間需要更多的人力物力。不設最低消費,對成本肯定有一定影響。”而對於高檔酒樓賣“盒飯”,他認為這雖是極個別的現象,但也是在消費額下降的情況下的一種變通。他直言,單純地減少包間、開設外賣並非真正意義上的“平民化”。“就像剛剛過去的中秋小長假,城中大小食肆依然是一位難求,這就證明老百姓的日常餐飲消費還是很旺盛的,所以對餐廳而言,關鍵還是要價格、菜品夠大眾化。”
  他山之石:國外餐廳多無包間
  對於餐廳減少包間,記者採訪了多名市民的意見,有超過一半的街坊希望不要取消包間。譚女士說,她每次與家人就餐都願意選擇包間。“在大廳比較吵鬧,包間的私密性和服務都比較好。”而贊同者則認為取消包間與國際接軌,“國外的餐廳基本上沒有包間,大家一樣可以安靜地吃飯,關鍵還是服務質量要跟上。”  (原標題:餐廳撤包間酒樓賣盒飯)
創作者介紹

緣品顧問有限公司

yx99yxyi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